当前位置:在线查询网 > 历史上的今天 > 国际头号恐怖分子卡洛斯巴黎受审

国际头号恐怖分子卡洛斯巴黎受审_历史上的今天


历史上的  
12月12日历史大事 12月12日诞生的人 12月12日逝世的人 2018年12月12日黄历

1997年 12月12日 国际头号恐怖分子卡洛斯巴黎受审

1997年12月12日上午,位于法国首都巴黎市中心的当地法院周围戒备森严,数十名全副武装的特警在法庭外严阵以待,持枪巡逻;法院附近的街道上所有车辆都被疏散,过往行人必须绕道行走;法庭内,气氛也相当紧张,记者和数十名工作人员必须经过红外线探测器检查及“验明正身”后方可入内,数十名准军事人员瞪圆双眼,负责维护庭内秩序;大法官科尔纳卢表情严肃, 9名陪审员也如临大敌,面无笑容。而与此形成鲜明对照的是,只有坐在被告席上的被告显得轻松自如,甚至不时冲陪审员们咧嘴而笑。人们不禁感到奇怪,身为被告,何以在这种场景下还能如此从容有余?原来他就是西方特工和警察苦苦追捕了几十年的世界头号通缉犯“豺狼卡洛斯”,这是卡洛斯几十年来第一次出庭受审,令人大开眼界。
  卡洛斯称他一共杀死了83人
  卡洛斯的原名是“伊利赫·拉米雷斯·桑切斯”。他于1949年10月12日出生于委内瑞拉首都加拉加斯的一个中等收入家庭,后来进入莫斯科的帕特里斯·卢蒙巴大学学习,1970年由于“事业需要”离开苏联。
  在此后的10多年时间里,卡洛斯一手策划和制造了数十起轰动一时的恐怖事件,使他成为一个令人言之色变的“超级杀手”,而他自己则一直以“职业革命家”自居。
  卡洛斯进行的恐怖活动以欧洲为最多。据报道,在70年代中期50年代初期,卡洛斯涉嫌在巴黎、柏林和马赛等地制造了多起恐怖爆炸事件。1994年被捕前,卡洛斯曾对黎巴嫩的一家报纸吹嘘说,他一共杀死了83人,造成几百人受伤。其中包括1972年在德国慕尼黑奥运会期间暗杀了11名以色列运动员;1975年,率手下将石油输出国组织11名部长劫为人质;他还利用星期日接连在巴黎郊区的奥利机场附近用反坦克火箭弹袭击往来航班。
  接连不断的恐怖事件使卡洛斯在人们心目中成为一个阴险冷酷、恐怖无比的杀人恶魔,他的照片经常出现在电视镜头、杂志的封面或报纸的头版。欧美警方多年来将其列为“世界头号通辑犯”,并撒下了追捕的大网。
  间谍卫星将他的一举一动拍下来
  卡洛斯是1994年被法国特工抓获的。虽然法国官方至今尚未对卡洛斯被捕过程的有关资料解密,但是就在卡洛斯受审的前一天,一本有关卡洛斯的著书——《卡洛斯——秘密档案》在法国正式面市,这本书披露了卡洛斯被法国特工擒获的内幕。
  两名作者说:“我们可以透露,他日夜受到一颗美国HK·11型高肩晰度间谍卫星的监视。”据他们称,这颗卫星可以把小至 15厘米的物体拍摄下来。
  书中说,卡洛斯利用署名阿都拉·巴拉卡特的黎巴嫩护照,和新娶的约旦籍太太拉娜于1993年8月在喀土穆落户。在这之前,他们已辗转到过好几个阿拉伯城市。
  在喀土穆,卡洛斯夫妇先是住进一家酒店,后来由于感到不安全,便以每个月800美元的租金租下机场附近的一间小公寓住下来,随后便深居简出,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安全无忧。殊不知,他头顶上的那颗美国间谍卫星却将他的一举一动都拍摄下来。美国很快将这一情报通知了法国方面。
  8月13日,卡洛斯由于一个睾丸静脉曲张而被迫接受手术治疗。当天晚上,苏丹高级保安人员说服他转移到军方医院,以保证安全。据两作者透露,保安人员把他带到国家保安局总部,然后再转移到一栋别墅。8月14日夜里,躺在手术台上的卡洛斯突然被10名左右的男子铐住双手。没容他回过神来,一只口袋已罩住了他的脑袋。随后,几名“不速之客”给他打了一针,他顿时浑身软弱无力,很快失去了知觉。“不速之客”们后来又把他装进一个更大的布袋,送上等候已久的飞机。当他在飞机上醒来,以为自己是在美国特工的手中,所以拼命用英语和他们悦话,但没被理睬。当飞机快要降落到巴黎郊外的维拉库布莱基地时,一名“不速之客”口出法语,他才如梦方醒。另一个说法是,他的保镖涉及一起枪击事件,被捕后将他供认出来;还有一种说法是,一名埃及“记者”拍下了他的行踪,然后把录像带转交给了开罗;也有人说,他经常打电话到委内瑞拉引起了人们的注意。
  法国警方如临大敌
  随着审理日期的临近,法国警方也如临大敌。他们派人检查每一个细枝末节,尽量做好安全保卫工作。
  为了保证法官、律师、陪审团人员以及地方官员的安全,巴黎警方又抽调精兵强将,对这些人进行24小时全天候保护,以确保万无一失。另据卡洛斯的律师称,由于卡洛斯所掌握的情况事关重大,所以被告的安全也令人关注,因为很多恐怖组织担心卡洛斯万一“招架不妆将他们的老底儿抖搂出来。被告律师已请求警方加强对卡洛斯的保护。
  12日上午,法院正式开庭。坐在被告席上的卡洛斯显得有些肥胖,头发有些灰白。他上身穿着一件米色的夹克,内衬白色的马球衫,脖子上系着一条米灰色的丝质宽领带。虽然从情势上看,他凶多吉少,但是他仍然表情轻松,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一开庭,卡洛斯就摆出一副“喧宾夺主”的架势。他不让自己的辩护律师选择陪审员,而是亲自挑眩他要求法官将其中的一名男陪审员和一名年轻的女陪审员“剔除出去”,原因是他们的名字听起来有些像阿拉伯人的,会有碍司法公正。最后的陪审团由6名男士和3名女士组成,另有7人作为候补。
  卡洛斯在法庭上宣称法国法庭对他的审判是一种极其野蛮无比的做法,他说“鉴于我被捕时的情况,我是不应该受到审判的”。卡洛斯的律师说,根据欧盟有关人权的章程,法国特工从苏丹将他的当事人抓捕并带入法国的做法严重侵犯了他的人权,他实际上是遭到了“绑架”。这位律师说,“卡洛斯坚信自己是一位革命家,他将自己的全部生命献给了他热爱的事业,他不能接受自己是一个‘恐怖分子’的提法。”因此,卡洛斯坚决要求撤消这次审判。法国司法专家指出,卡洛斯此举是想转移视线,使审判变成一个有关司法问题的争执。
  主控官员内基说,法国最高法庭已核准逮捕他的行动,因此,卡洛斯的要求必须予以驳回。15日,法官科尔纳卢作出决定,正式驳回卡洛斩关于撤消审判的请求。
  卡洛斯懂得多国语言,但似乎都不太标准,例如他在回答陪审团和法官的提问时所说的法语就带有浓厚的西班牙口音,在场的人几乎很难听懂,法官科尔纳卢被迫多次要求他放慢速度。卡洛斯对问题所作的回答也令陪审员哭笑不得。当他被问及自己的住所在何地时,他不紧不慢地说:“全世界都是我的住所,你们逮捕我之前我住在苏丹首都喀土穆。”
  他说:“不要把我与普普通通的杀手相提并论,我是一位职业革命家。”
  卡洛斯在法庭上还不时向9个陪审员咧嘴微笑,法官被迫要求他“严肃点”。
  科尔纳卢在听审3个半小时后宣布退堂。卡洛斯在被押走之际,还向法庭旁听的观众和70名左右的记者挥手致意。
  23日,巴黎法院判决世界头号恐怖分子卡洛斯终身监禁。